浪嘚飛起的傻狍子八爺

无技能的幼稚鬼

没什么想说的,脾气都被磨没了,好在已经回到维也纳。现在还真有点想念杰尔,再次回到维也纳,内心真的毫无波动,仿佛没有离开过。没别的愿望,只希望一切事情顺利,倒霉到头,怎么也该转运了吧……

David的日常 2017年5月20日

David今天陪室友去了健身房,40min的路程,用两条腿。天气不怎么好,她没穿裙子。室友嬉笑着让David帮忙拎包,起初她有些不快,但很快的就开心了起来。毕竟那东西又没有多重,偶尔陪室友来一次,朋友之间没什么的。不过有一件事让David很不开心,那就是路过的院子里的狗都在朝她狂吠。David真的很害怕,头皮都要炸了。和体型完全不成正比的胆量,David自己也很是绝望啊。

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梦到他,二十天,算是很频繁了,一整宿都是那个人。不知道我喜欢的是那个人还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形象,我觉得大抵是后者罢。就好比一根羽毛,轻轻的,占据不了什么位置,但却又忽视不了,每当想起,心还是痒痒的。
估计那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个姑娘一遍一遍地在看他社交平台的讯息,只是想稍微多了解他一些。
反正无所谓了,不会有任何可能,人生本就是两条不相交的线,早就说再见了。

如果能回到那时,我必定勇敢❤️

心中有抹白月光,想去聊聊他现在是什么样的人,但还是算了,不去了解他,他就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为什么总是我不顺

自己做饭自己吃的感觉太好了,科科!

actually,she is disgusting!

I don't like my room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