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嘚飛起的傻狍子八爺

无技能的幼稚鬼

科里那点儿事儿(小番外)

就在老八老九俩人黏黏糊糊,就是老四装模作样地说的那什么什么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那个状态的时候,老九杨子荣终于开口问了铁锁二六的事儿。
“内个,老八,你说二哥和六哥最近总一起走不说,还天天一下班就着急忙慌往家跑到底是.......”
铁锁撅着嘴,眼睛微微瞟着杨子荣,“一起走咋了!回家不是很正常么,咱俩还每天一起走呢!”
“那能一样么,咱俩这不是房子挨着么,我听说二哥六哥家不在一个地儿啊?
“那是好几年前填的了,他俩现在住的近!”
“可这住的近也不能天天着急回家啊,连班儿都调成长白了?”
铁锁也不知道听了哪句这一股火儿就上来了,“他俩咋回事儿你说你不知道,我特么才不信,你啥意思吧!!!”
杨子荣被他这么一问愣住了,见杨子荣没往下搭茬儿,铁锁气的扭头就走。
“诶,老八你别走啊!”杨子荣回过神儿立马追了上去。
---------------------------------
老二大概从没觉得自己能从战场上回来,作为一个战地医生,安全程度并不比战士高多少,很多时候都直接在前线,好几次子弹都是顺着耳朵边儿擦过去的。
后来果然还是中了枪,被送回后方,结果就被家里当军区医院院长的老子逮了回去。
老二那时候刚从军医大学博士毕业,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跟别的小伙子的不同之后,也没寻思就跟家里出了柜。
果然,在家里闹的天翻地覆,老二所兴一气之下就申请了战地。
本来当爹的给儿子安排好了几岁几岁毕业,啥时候上班,去哪个医院,可就是没想到这兔崽子来这招儿,偷摸儿就把申请办完了,连走了都是同学带回来的信儿。
这一去就是好几年,偶尔有个家书啥的也是写了没几句。
这次好不容易把人逮回来,老二的妈看见儿子躺在ICU,哭得跟泪人儿似的说啥也不让儿子再走,只要不再去前线,什么事都好说,所以这性向的问题,家里也就默默的听之任之了。
既然家里在这上面妥协了,老二就没再回去。
可是又不愿意这么在自己爹手下待着,正好老战友介绍了个地方,那个主任很对脾气,老二就留了下来,白大褂穿着太空(kòng),老二习惯在里面穿上军绿色的衬衫,打上部队的领带。
------------------------
跟老六处对象,老二以前根本没想过,虽然知道自己性别男爱好男,但一直也没有看上眼的。
偶尔上点火,就跟右手亲密接触解决了事儿。
可自从碰上这家伙,总感觉不一样。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最开始相互瞅着都不顺眼,老二觉得老六不爱吱声就爱摆弄注射器,老六嫌老二每天太注重形象太能装,互相讽刺挖苦,“哎呀这鬓角每天是不是得修2小时啊”,“脸那么白一定是抹了粉吧”诸如此类的唇枪舌箭。
但是排班表不知道怎么弄的,把俩人时间一致,正好医生护士标配值班。
同事时间长了总不能不说话,后来一来二去的就熟悉起来,又慢慢出去一起撸串子之类的嗨路边摊儿。
老二知道了老六原来皮肤就是那么白,也性别男爱好男;老六也知道了老二身上常年的军绿色的来历。反正不知道哪回老二就趁着酒劲儿把老六给办了。
之后老六就搬进了老二在医院附近的房子,天天黏在一起了,好在科里的那几个兄弟早就对此见怪不怪。
--------------------------
科里新来的大夫老六没放太多注意力,因为他满脑子都是老二中午跟他说的话,“咱妈帮咱俩选好了,上次你不是说要领养个小崽子,她老人家说还不如代孕,先看看咋样,行就整不行拉倒,反正咱家你说了算,你决定!”
老六也没想过老二他妈能这么喜欢他,不禁自己偷偷的寻思,可能跟他自己颜正,贤惠【并不】有关?
---------------------------
孩子抱回来的时候才不到两个月,粉粉的一小团,睁着大眼睛滴溜滴溜的四处看。老二小心翼翼的抱孩子的样子成功的惹笑了一众看客,孩子他爷爷给起了个相当文艺的名儿叫,斩墨。
老六在厨房里忙着给孩子热奶,回头看见平时衬衫笔挺的二爷造的满身褶子正跟小崽子的尿布作斗争的时候,突然觉得,现在这种日子大概就是幸福日子吧……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