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嘚飛起的傻狍子八爺

无技能的幼稚鬼

这是我这个月第二次梦到他,二十天,算是很频繁了,一整宿都是那个人。不知道我喜欢的是那个人还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形象,我觉得大抵是后者罢。就好比一根羽毛,轻轻的,占据不了什么位置,但却又忽视不了,每当想起,心还是痒痒的。
估计那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有个姑娘一遍一遍地在看他社交平台的讯息,只是想稍微多了解他一些。
反正无所谓了,不会有任何可能,人生本就是两条不相交的线,早就说再见了。

评论